剛剛被押入法庭,53歲的謝龍生就高聲表示了抗議——要求法庭解除自己的手銬。
  謝龍生不承認有罪,這個從警20餘年,並實名舉報自己上級的原公安局副局長,在法庭上像祥林嫂一般重覆說起自己是有功之臣,是因為堅持原則才會被調查。
  謝龍生案共涉及玩忽職守、單位受賄、受賄罪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四項指控,其中玩忽職守及單位受賄罪直接與“8·27”英德爆炸案有關,受賄罪則是源於一筆60萬元的賄賂款,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是指謝龍生約有230萬元財產不能說明來源。
  被羈押接近一年半,直至開庭,謝龍生仍然否認這些指控,而他的兩位辯護律師也為其做無罪辯護。
  律師:有選擇性執法嫌疑
  檢察機關指控,時任廣東省英德市公安局副局長的謝龍生自2005年起就分管治安大隊,治安大隊是英德市負責民用爆炸物品、危險物品的安全管理職能部門,該大隊在明知英德市民用爆破器材專賣有限公司沒有運輸許可證的前提下,一直默認其運輸行為,並自己建立了獨立的審批系統,存在違規管理。
  此外,檢察機關稱,廣東省人民政府“8·27”爆炸案事故調查組的調查報告認定謝龍生作為直接分管民爆物品管理工作的負責人,對事故的發生負有責任。
  但中國青年報記者從2013年3月1日發佈的調查報告中看到,英德市公安局局長鄭北泉、謝龍生均被列為“建議由監察機關另案一併處理的人員”,並未列入建議追究刑責的名單。且報告中認為鄭北泉的責任更大,“負有主要領導責任”。但在鄭北泉的一審判決書中,並沒有追究其玩忽職守罪。
  謝龍生當庭表示,事故是在自己離職以後才發生的,而英德的民爆系統一直是清遠市垂直管理,超過一定數量就是治安大隊向清遠市申請審批,自己並沒有審批權,“8·27”爆炸案與自己無關。
  公訴人在庭上表示,謝龍生分管治安大隊,是其不作為導致了爆炸案的發生。此外,他們認為事故調查報告中對謝龍生的處分建議只是行政報告,不具有司法效力。謝龍生的辯護律師斯偉江則認為,按照不作為導致爆炸案發生的標準來看,事故調查報告中列有管理責任的人均應該追究相應的責任才對,否則有選擇性執法的嫌疑。
  單位受賄則是指治安大隊在履行民用爆炸物品監管的職責過程中,以“檢查費”為名,非法收取民爆公司的好處費320萬元,用於辦公經費、幹警補貼等。其中有40餘萬元用來支付謝龍生的餐費、茶葉費。
  斯偉江認為,單位受賄罪追究的主體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治安大隊是獨立的二級法人,其法人代表英德市治安大隊前任大隊長巫永忠已因單位受賄罪獲刑,而所有的費用中,並無謝龍生簽字,也無謝的口供對應,謝並不知情。
  檢察機關提供的40餘萬元用來支付謝龍生的餐費、茶葉費的相關證據中,有茶莊老闆熊龍對和飯店老闆梁德友的證言,兩人在案卷中均表示,謝龍生曾在這裡簽單消費。熊龍對共有兩次筆錄,第一次是簽單了24萬元,後來改為36萬元。梁德友則稱,謝龍生在這裡簽單結了9萬元的餐費。
  但謝的律師提供的證言與此不同。這兩份2014年3月30日的證言中,熊龍對稱,謝從來沒在這簽過單,其司機拿過幾次茶葉,具體的錢記不清了,所謂的三四十萬元,是整個公安局在那裡的消費。熊還稱,自己有白內障,沒有仔細看過筆錄,覺得反正都有發票單據,檢察院讓簽字就簽字了。
  梁德友則表示,謝龍生在自己那吃過飯,但是具體數字不記得了,是後來有個公安的人告訴他謝龍生在這消費過9萬元,分三次結的。梁德友說自己當時著急回家帶孩子,就在檢察院的筆錄上簽字離開了。
  中國青年報記者聯繫了熊龍對,熊的家人拒絕接受採訪,“這些問題去問公檢法吧,我們只是普通人”。
  17年前的受賄爭議
  60萬元的涉嫌受賄罪是法庭爭議的焦點之一。起訴書指稱,1993年初到1997年初,謝龍生在任英德市公安局黃金礦區派出所所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一家名為六十萬隆的金礦謀取利益,並收受乾股。
  1997年時,檢察院曾經調查過謝龍生涉嫌受賄問題。在當時的案卷中,六十萬隆金礦的股東羅裕蘭表示曾給謝龍生送了大約30萬元,當時檢察院並未就此作出追究,當年的受賄罪也因證據不足未予起訴。
  檢察機關在庭上稱,當年未予起訴是因為證據不足,這次發現了新證據,又在追訴期內,理應進行追訴。
  這次的新證據,是指六十萬隆金礦的另一名股東羅北生的證言和一份轉賬憑證。根據起訴書,這份乾股由礦主羅北生保管分紅,截至1997年共計60萬元。檢察機關指稱,2002年2月,羅北生將60萬元存入自己名下的銀行賬戶並交給謝龍生,到2004年,謝龍生通過其外甥馮石權將60萬元取出,用於在湖南投資鉛鋅礦。
  對於這60萬元,謝龍生在庭上也很激動,他稱自己實際上1995年就已經調離黃金派出所,“1993年到1995年的錢,一直到2002年才給我?”
  馮石權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這所謂的60萬元實際上是2000年謝龍生家與羅北生等人合伙投資另外一家名為鐵屎坪礦所取得的分紅中的一部分。
  鐵屎坪礦是2000年由羅北生、鄒釗仁、廖焯華等人合伙投資開工的一個礦,目前缺少相關的入股憑證,幾名股東就謝龍生是否入股各執一詞。羅北生否認曾經與謝龍生有過合作,鄒釗仁、廖焯華在早前的案卷中均稱謝龍生在鐵屎坪礦沒有股份,但廖焯華此後改變了口供,稱謝有股份。而鄒釗仁則選擇了當庭作證稱謝通過其姐姐投資了20萬元。根據謝龍生兩位姐姐的證言,這20萬元投資最終獲利大約在500萬元左右,並最終投入了一家名為清新偉華的房地產公司。房地產公司的股東均表示,謝龍生通過他人入股500萬元,後來由於房地產公司的幾位股東意見不合,謝以1000萬元的價格賣掉了股份,退出了房地產公司。
  鄒釗仁稱,2003年以後,鐵屎坪礦是通過其哥鄒釗德名下的一個賬戶進行轉賬分紅,而該賬戶實際上是由羅北生控制。銀行往來憑證證明,該賬戶曾向羅北生、鄒釗仁、廖焯華等股東轉去大量現金,此外還向清新偉華房地產公司賬戶匯過224萬元。包括羅北生在內的多名證人均承認,這224萬元系謝龍生500萬元投資中的一部分。
  謝龍生的辯護律師向法庭提交了筆跡鑒定,鑒定結論“傾向性認為”,鄒釗德該賬戶里的簽名為羅北生代簽。謝龍生的辯護律師表示,這224萬元說明謝龍生在該礦上享有分紅,而羅北生也知曉此事。
  公訴機關則認為,鄒釗仁、廖焯華的供訴前後充滿矛盾,其關於謝龍生入股的說法是聽羅北生轉述,但羅北生自己否認了這一說法,口供不能對應,無法證明謝龍生曾經投資過該礦。公訴機關同時表示,即使採信鄒釗仁的口供,20萬元也應該只能對應400萬元的收益,不可能達到500萬元。
  公訴機關認為,筆跡鑒定僅為傾向性意見,無法證明該賬戶與羅北生有關,也無法證明該賬戶是所謂的分紅賬戶,而謝龍生投資房地產的錢,實際上無法說明來源。
  謝龍生的辯護律師曾申請羅北生出庭作證,羅北生兩次均以生病為由拒絕出庭。就在開庭前,謝龍生的家人還拍到其正常開車出行。
  記者曾試圖聯繫羅北生,但對方掛斷了電話。
  斯偉江律師表示,口供最重要的是與客觀證據吻合,羅北生的口供前後有矛盾,且不願意出庭作證,可信度低於鄒釗仁。他同時表示,謝龍生通過鐵屎坪礦和房地產獲得的投資收益實際上就已經解釋了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之所以有這項起訴,不過是因為謝龍生沒有對檢察機關關於其財產來源的問題作出明確回答。
  4月1日下午,謝龍生做了最終陳述,他似乎失去了力氣,聲音輕了起來,在再次冗長地重覆了自己無罪的說明後,他以一句“希望得到公正的審判”結束了陳述。
  法院宣佈休庭,擇日宣判。
  本報廣東清遠4月1日電  (原標題:謝龍生案庭審爭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q36jqnvky 的頭像
jq36jqnvky

白色巨塔

jq36jqnv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